醉翁与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白茶纪www.yccredit.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所以,怀揣着对“聒噪的猫头鹰”和“烦人的蛇”的好奇,星野十夜还是跟着黑尾前辈和孤爪前辈来到了排球馆。"hey!hey!!hey!!!"

刚一进门,一道十分特殊的笑声,直直的插进星野十夜的大脑。

星野十夜:诶?是人类的笑声吗?

“木兔你的笑声还真是堪比身份证明一样的存在啊。”黑尾铁朗有些无语,和笑声的主人熟稔的打招呼。毕竟是国中三年的对手,上了高中后也一样是对手,当然会很熟悉了。

星野十夜顺着黑尾前辈的目光看去,一个有着黑白渐变色刺猬头的少年正对这个黑尾前辈的方向招手。他下意识的撤步躲在黑尾前辈的身后,结果和同样躲在黑尾前辈身后的孤爪前辈撞了个结结实实。差点被星野君撞飞的孤爪研磨......

星野君看上去瘦瘦高高的,但意外的结实有劲。

撞一下还挺疼的.....膊上的是.肌肉还是石头???

星野十夜慌乱的伸手扶好孤爪前辈:“抱歉,孤爪前辈.....

孤爪研磨摇摇头,低声道:“不用叫我前辈。”

他很不耐烦运动社团前后辈那一套。

星野十夜张张嘴:“孤、孤、孤爪桑....

孤爪研磨:......孤爪很烫嘴吗???

“研磨。”孤爪研磨道。

星野十夜重复了一遍:“研磨桑。

孤爪研磨:....算了,桑就桑吧。

黑尾铁朗回头,就见两个社恐正在小声密谋。

“星野君你今天就当个合格的排球观众吧!”黑尾铁朗被两人猫猫祟祟的样子逗笑,随即出声道:就算是在观众席,也

可以有所成

星野十夜:又、又学到了新的知识点!

“是,黑尾前辈!”星野十夜已经开始在心里计划未来不被允许训练的周末都去做什么了一一就在家看排球比赛的碟片吧!至于看现场比赛这个念头,连出现都没出现在星野十夜的脑子里。

星野十夜环视一圈,精准挑中一个阴暗且不引人注意的小角落,三步并作两步的往角落里一缩。

因为鸭舌帽稍微有些遮挡上方视线的缘故,星野十夜将帽子摘下来,放在怀里,和游戏一起抱着。

看着星野十夜在角落里泰然自若的样子,黑尾铁朗沉默。

他确定以及肯定,那个墙角绝不应该称为“观众席”。

这简直就是虐待观众的视角啊!不过星野君倒是待得舒舒服服....

见研磨也蠢蠢欲动的想要跑过去和星野君做伴,黑尾铁朗一把抓住研磨的后衣领,微笑

“研磨,来给我当二传手。”

别躲懒了。

孤爪研磨一脸遗憾的看着那个藏着星野君的角落。

看上去真的很不错啊,那个观赏点......

“诶?黑尾你身后那个鸭舌帽少年怎么跑到墙角缩着了?”此刻木兔光太郎终于走上前,睁着豆豆眼歪头“黑尾你欺负人?你是不良?诶一是不良啊!”

黑尾铁朗脸一黑:“木兔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呢?那孩子叫星野十夜,有点.....咳,有点社恐。”木兔光太郎打量着那个在角落里摘下鸭舌帽的橘发少年,嘟囔道:“这已经不是社恐的级别了,是自闭吧!”他叉腰,侧弯着上半身,盯着黑尾身后的研磨:“研磨也是社恐啊!”

研磨都没有躲在角落里种蘑菇!

孤爪研磨避开木兔的视线。

此刻,孤爪研磨想要躲在家里打游戏的心情达到了顶峰。

黑尾铁朗学着木兔光太郎的样子,叉腰侧身弯腰,挡住木兔的视线:“你叫我来,是为了打排球吧!”木兔光太郎笑眯眯的回正身体:“没错没错!正好缺副攻手和二传手呢!”

黑尾铁朗四处看了看:“那个烦人的家伙呢?”

木兔光太郎托腮:“你说大将啊,那家伙死活要在你的网对面,已经去给自己摇队友了。”

黑尾铁朗轻哼一声:“就算他不回去摇队友,我也要摇!”

他才不想和大将那家伙站在网的同一边。

木兔光太郎又和黑尾聊了两句,只是眼神不断瞟向墙角。

他实在是很难忽视角落里那个过于显眼的橘脑袋。

星野十夜原本是将目光放在远处正在训练小朋友的排球场上的,只是视线雷达一直在嗡嗡作响,他敏锐的四处寻找,却并没有寻找到那道时不时出现、十分有存在感的目光。他有些不安的又往墙角缩了缩,企图让自己变得更加不起眼。

然而在木兔光太郎的眼里,这桶脑袋分明是把自己变得更显眼了。

黑尾铁朗注意到木兔的视线,露出了神秘微笑:“....可是个很有趣的家伙哦。

木兔光太郎闻言,更加好奇了。

没一会儿,大将优带着他摇来的队友姗姗来迟。

““....是考入井闼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港岛夜色

港岛夜色

种瓜
[港圈阴郁大佬×清纯钓系美人][年龄差/上位者为爱发疯/双向救赎/破镜重圆]据传言说,梁序之出身港城顶级豪门,作为万泰地产背后的掌舵人,手段阴辣狠厉,平日深居简出,很是神秘。只有少数人知道,梁序之腿上有伤,不利于行,出行时一直以轮椅代步。当然,这也是在他面前无人敢提起的禁忌。-钟晚初来港城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她跟梁序之是云泥之别,也从未曾想过能跟他有任何交集。直到某个潮湿的雨夜,在高档酒
都市 连载 11万字
照片真是我本人

照片真是我本人

肥煮幼骗
方知墨在地铁上看见了个帅哥,一顶鸭舌帽压着散乱额发,气质痞痞的,有点动心,遂要来了微信号。两人网聊了两个月,虽然感觉帅哥的性格和初见时不大一样,但也足够有礼貌,尤其朋友圈发的腹肌特别好看方知墨日渐上头朋友得知万年社恐的方知墨陷入网恋,热心替他打听来了帅哥的姓名和学校方知墨纠结了小半个月,终于小心翼翼地提出线下再见一面:魏同学,有空的话可以出来喝杯饮料吗?帅哥: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姓魏,我叫楚洵。方知
都市 连载 10万字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穿书]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穿书]

山有青木
* 乐归穿进了一本仙侠文里,成了合欢宗进献给魔王帝江的一个炮灰弟子 唯有成为帝江的王后,才能拿到穿梭法器回到现实世界 奈何…… 前几个意图不轨的都死了 她有贼心没贼胆,做的最大努力,就是脑补自己成功的剧情—— 帝江喝酒 她:哦嚯美人饮酒,饮完酒再跟我乱个富强民主文明 帝江上楼梯 她:抱着我,就现在,我们一起和谐自由平等 帝江杀人 她:好一个心狠手辣的性感尤物,让我尝尝你究竟有多敬业诚心友善 ……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师尊在上

师尊在上

揽疏狂
叶鱼生在污泥里,烂贱之人一个。 他一路摸爬滚打,闯入修途,凭借着稀烂的根骨与空无一人的背景,在修真界厮杀数十年,最终横死他人剑下。 叶鱼很不服气,狗老天要是愿意稍微给他一点优待,他一定不会止于此! 狗老天:好,我让你重开。 叶鱼:? 叶鱼狂喜! 人生能重开一次,这次凡是他能选的,都要搞最好的! 拜入修真界第一大宗!掌握最好的修炼资源! 选一位最厉害的师父!在修真界拥有最强的背景! 再加上他的勤奋悟
都市 连载 12万字
佛系修行日常

佛系修行日常

达娃
又名《黑无常只想躺平》石素素在大学毕业之际觉醒了前世记忆,知道自己前世是个常年无休的阴间公务员后,立马放弃卷生卷死的考研考编目标,开启躺平生活。在古玩一行,拣拣漏,在风水一行,驱驱煞,在破案一行,当个热心群众,挣钱后持续躺平日常。*********************************取名无能,文案无能注:慢热文,慢热文,慢热文,重要的事要讲三遍。公告:编编通知,本文于4月16日(周二)
都市 连载 19万字
本王,废物

本王,废物

青衣杏林
【划重点:年下摆烂王爷受X疑心病超重心狠手辣帝王年上攻】姬未湫穿书成为了皇九子,六岁那年,亲哥姬溯把不听话的兄弟都嘎了。泱泱大国,只剩下了两个皇子,一个十八,一个六岁,老爹风瘫,亲哥摄政。姬未湫看着他哥若有所思的眼神,总觉得背上寒毛直立……啊这……那他怎么办?——换个角度想一想,他是皇亲国戚,亲哥现在是太子以后的皇帝他只要不贪图皇位不和他亲哥做对,那就是一辈子吃公家饭,整个国家他横·着·走!就问这
都市 连载 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