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庭春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白茶纪www.yccredit.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保镖说夏南莳今天去比赛了,现在在家,江岳就直接去了顶层。他跟夏南莳不一样,出门带的东西少,一只行李箱自己就拎上来了,没有另外找人送。

行李箱放在玄关,他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水,还没喝,手机就振动起来。

陌生号码,江岳没急着接,喝了两口水才接通。

“喂?是夏南莳同学吗?我们这边是教务处。”

江岳放下水杯:“他怎么了?”

“不是本人吗?”电话那头传来翻找资料的声音,“哎不好意思,打错号码了,是家长吗?”

家长?夏南莳这么填的他们关系?江岳没反驳,又问一遍:“他怎么了?”

“哎,我们这边是教务处,夏南莳同学之前有学分报错,现在已经全部录入核对完毕了,他的学分没有修满,有一门必修课没有过,初级信息素识别。”

信息素识别,听名字也不意外夏南莳没过,江岳单手解开外衣扣子,松了松领带,在卧室外小厅的沙发上坐下:“影响毕业吗?”

“那倒不会,信息素识别没有平时分,只要测试通过就能拿分,现在去考也完全来得及。”

这对别人来说确实不难,但夏南莳不一样,江岳解释:“他有信息素识别障碍,不能免考吗?”

“我们学校有很多同学是因为信息素问题来的,每年都有针对信息素的体检,看检测情况夏南莳的基本识别能力是合格的,不然体检报告会有反馈。”

这就是不能转圜的意思了。

身后有锁芯转动的声音传来,江岳回头循声望去,夏南莳穿着睡衣踩着拖鞋,睡眼朦胧地走出来。

电话那头,老师没听见他的声音,继续道:“他这个情况肯定不能不考,这门课就是帮他这样的孩子锻炼识别能力融入社会的呀。”

江岳改成扬声器模式,老师语重心长的劝慰声从手机里传出来:“有时候孩子其实能力没问题的,咱们做家长的要多鼓励。”

江·家长·岳忍着笑:“行,我知道了,辛苦您了,我会传达给他的。”

夏南莳刚睡醒,脑子还没转起来,听见声音也没捕捉到其中的含义,看见江岳在,下意识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明天?”

江岳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姿态闲适,伸手按灭了茶几上的手机才回过头看他:“没办法,再不回来要被请家长了。”

“什么家长?”江岳唯一血缘关系还算近的活着的长辈,快要被他送进去了。这个请家长,当然不是他的家长,夏南莳眼睛完全睁开,也想起来刚刚听到的声音,他没往自己这儿想,“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了?”

江岳挑眉:“乖小宝,那叫声爸爸来听听。”

夏南莳脸歘一下红了,骂他不要脸。

江岳是在调侃他把自己填成家长,倒没想太多,夏南莳这个反应……

“小夏同学,你想什么了,脸那么红?”

“哪里红了,你是不是上班上多了老眼昏花。”夏南莳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脱掉拖鞋盘腿坐在他旁边,拿起江岳的手机看,因为不知道锁屏密码又放下,“刚刚是谁?什么请家长啊?”

学校里要填紧急联络人,两个号码,一个他填的夏明川,另一个就是江岳,但他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事需要被通知家长的。

“你学分没修满。”

“不可能,我都502分了。”

“你们老师说,初级信息素识别是必修课。”

“选课手册上没说啊,谁给你打的电话,辅导员吗?”

“不是,是教务处。”

江岳把通话记录调出来给他看,夏南莳其实已经信了,江岳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但他还是回了个电话过去询问具体情况。

接电话的还是刚刚那个老师,夏南莳一报名字,还没说来意呢,那边就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刚刚没有注意电话的备注信息,搞错身份了,是你家alpha接的吧?”

他们离得近,夏南莳不确定江岳有没有听见,看了他一眼:“嗯。”

“把他当成你家长了。”

夏南莳说没关系,对面又说了声抱歉才问他:“他跟你讲了吧,你是来问学分的事情吗?”

“对,初级信息素识别我以前考过两次没有通过,但它没有在选课表上,我另外报了高级园艺补学分。”

“初等中等毕业生不作相关要求,但是高等毕业生是必须要通过的。”老师很耐心,“选课表上没有这个课,是因为默认大家在高等教育阶段之前都通过了,你去看初级生理健康是不是也没在选课表上?”

“你这种情况比较少见,明年我们会把这些基础课程也加进选课表里。这个课没有平时分,可以直接考试,你在七月份之前完成补考就可以正常毕业,你看这样行吗?”

夏南莳能有什么办法,他觉得精打细算上了大半年课还考两次才通过高级园艺的自己像个冤大头。

但试还是要考。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港岛夜色

港岛夜色

种瓜
[港圈阴郁大佬×清纯钓系美人][年龄差/上位者为爱发疯/双向救赎/破镜重圆]据传言说,梁序之出身港城顶级豪门,作为万泰地产背后的掌舵人,手段阴辣狠厉,平日深居简出,很是神秘。只有少数人知道,梁序之腿上有伤,不利于行,出行时一直以轮椅代步。当然,这也是在他面前无人敢提起的禁忌。-钟晚初来港城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她跟梁序之是云泥之别,也从未曾想过能跟他有任何交集。直到某个潮湿的雨夜,在高档酒
都市 连载 11万字
照片真是我本人

照片真是我本人

肥煮幼骗
方知墨在地铁上看见了个帅哥,一顶鸭舌帽压着散乱额发,气质痞痞的,有点动心,遂要来了微信号。两人网聊了两个月,虽然感觉帅哥的性格和初见时不大一样,但也足够有礼貌,尤其朋友圈发的腹肌特别好看方知墨日渐上头朋友得知万年社恐的方知墨陷入网恋,热心替他打听来了帅哥的姓名和学校方知墨纠结了小半个月,终于小心翼翼地提出线下再见一面:魏同学,有空的话可以出来喝杯饮料吗?帅哥: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姓魏,我叫楚洵。方知
都市 连载 10万字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穿书]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穿书]

山有青木
* 乐归穿进了一本仙侠文里,成了合欢宗进献给魔王帝江的一个炮灰弟子 唯有成为帝江的王后,才能拿到穿梭法器回到现实世界 奈何…… 前几个意图不轨的都死了 她有贼心没贼胆,做的最大努力,就是脑补自己成功的剧情—— 帝江喝酒 她:哦嚯美人饮酒,饮完酒再跟我乱个富强民主文明 帝江上楼梯 她:抱着我,就现在,我们一起和谐自由平等 帝江杀人 她:好一个心狠手辣的性感尤物,让我尝尝你究竟有多敬业诚心友善 ……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师尊在上

师尊在上

揽疏狂
叶鱼生在污泥里,烂贱之人一个。 他一路摸爬滚打,闯入修途,凭借着稀烂的根骨与空无一人的背景,在修真界厮杀数十年,最终横死他人剑下。 叶鱼很不服气,狗老天要是愿意稍微给他一点优待,他一定不会止于此! 狗老天:好,我让你重开。 叶鱼:? 叶鱼狂喜! 人生能重开一次,这次凡是他能选的,都要搞最好的! 拜入修真界第一大宗!掌握最好的修炼资源! 选一位最厉害的师父!在修真界拥有最强的背景! 再加上他的勤奋悟
都市 连载 12万字
佛系修行日常

佛系修行日常

达娃
又名《黑无常只想躺平》石素素在大学毕业之际觉醒了前世记忆,知道自己前世是个常年无休的阴间公务员后,立马放弃卷生卷死的考研考编目标,开启躺平生活。在古玩一行,拣拣漏,在风水一行,驱驱煞,在破案一行,当个热心群众,挣钱后持续躺平日常。*********************************取名无能,文案无能注:慢热文,慢热文,慢热文,重要的事要讲三遍。公告:编编通知,本文于4月16日(周二)
都市 连载 19万字
本王,废物

本王,废物

青衣杏林
【划重点:年下摆烂王爷受X疑心病超重心狠手辣帝王年上攻】姬未湫穿书成为了皇九子,六岁那年,亲哥姬溯把不听话的兄弟都嘎了。泱泱大国,只剩下了两个皇子,一个十八,一个六岁,老爹风瘫,亲哥摄政。姬未湫看着他哥若有所思的眼神,总觉得背上寒毛直立……啊这……那他怎么办?——换个角度想一想,他是皇亲国戚,亲哥现在是太子以后的皇帝他只要不贪图皇位不和他亲哥做对,那就是一辈子吃公家饭,整个国家他横·着·走!就问这
都市 连载 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