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梨菠萝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白茶纪www.yccredit.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23

莫时鱼仰起头,恍惚间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半个小时的问答,他所有剩余的理智都被耳边的声音吊着,他努力的撑开眼,发现眼前终于有了光。入目是一片模糊的影子,好像是垂落的银色发丝。

“Gn.....”莫时鱼本能的认出来了,下意识的往那里蜷缩,可身体一动就是一阵麻痹的痛痒,像被烧伤,又像被枪击的剧痛,五脏六腑跟移位了一样,特别是被吊着的手腕,他的眉眼里染上了痛苦和忍耐,“呃电刑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之一,比指甲穿竹刺、辣椒水沾鞭子等等的疼痛等级都要高。是的,他经受过训练。他无法昏过去。真是个坏消息。

估计发现他已经没有还嘴的力气,琴酒没有再开口,莫时鱼以为他要转身离开,却发现他蹲了下来。一双冰冷修长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拉开了电极,然后搭在绑着双手的绳索上。

绳索上长着尖尖的倒刺,在长达半小时的挣扎里,已经深深地勒进了皮肉,鲜血从上臂流到了肩膀,琴酒抽出匕首,没有碰伤口部分,只割开了没有和手腕接触的部分绳索。没了支撑,脱力的身体一下子往前栽了下去。

他栽进了一个同样冰冷的怀里。

莫时鱼以为会被琴酒嫌弃的把他推开,但似乎依然没有。他的脸始终没有接触到粗糙的地面。

只是对方似乎也没有把他抱起来的意思。

他有心想说句话,说服这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别丢下自己,可哆嗦的唇半天只拼出一个单词,“头.....琴酒垂下眼,低垂的视野里赫然是两个人因为静电而绕起来的发尾。

是的,琴酒垂在胸前的银发已经和怀里人的灰

,并一起炸了开来。像两条混在一起的尾巴。

发质一向好的一批的琴爷:....

莫时鱼在他怀里侧头看他,掀了掀带着血丝的唇角。

琴酒看着他也慢慢笑了,他缓声说,“还有力气开玩笑,看来不用管你了。

"....."

不,不是。莫时鱼迷茫的摇头。他明明在说服琴酒带他离开,你看他们连头发都长在了一起。

等等....他忽然迷迷糊糊的意识到这个理由好像不成立。毕竟头发很容易就能分开,又不是肉连在了一起。→被电的失智的某人。

手动不了,于是他死命张开嘴,用战栗的牙齿叼住了琴酒的一缕头发。

“你不能走,我...."他从喉咙里发出了呜咽声,“连在一起了.....

救救我,我好像要死了。

很久没有人回答他,莫时鱼死死咬着头发不肯松开,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麻木的身体似乎被抱了起来。琴酒没有再说话。莫时鱼只听到了上下起伏的平稳脚步声。过了几秒,视野忽然一亮。莫时鱼忍不住蹙眉,随即感觉一只手美在自己眼睛上他们走出了那个黑暗的处刑室。

莫时鱼靠在完全不温暖的肩膀上,沉沉的阖上眼。

外面的雨依然没有停,淅淅沥沥的雨声回荡在耳边。

伏特加把车停在了门口,正靠在门边抽烟,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他英明神武的大哥抱着一个长头发的人影走过来。我去。伏特加吓得烟都掉了。长头发?大哥掳了个女人?

大哥你原来喜欢这么玩吗?

不对,仔细一看是烟灰色的长发。

伏特加骤然放松。

是瓦伦汀啊,那没事了。

直到琴酒走近了,伏特加才看到,瓦伦汀的身体似乎在神经性痉挛,垂下来的手抖的厉害。

他的两侧手腕上是深深勒进去的绳索和倒刺,血还在往下滴。伤口非常的深,看得出来行刑的

时候挣扎的有多厉害。

伏特加默了默,大概猜到了这次刑罚手段是什么。

琴酒道,“愣着做什么?”

伏特加反应过来,赶紧把车门打开,琴酒把莫时鱼放在了后座,然后自己坐进了副驾驶。

“去哪里,大哥?”

琴酒吐出了一个单词,“安全屋。

伏特加立刻点头表示了解。

虽然这里就是组织的基地,但让瓦伦汀留在这里休养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这里人太多,鱼龙混杂,而且全是没有底线的杀人犯,把虚弱的瓦伦汀放在这里,大概等于丢了一只极品的猎物到饥饿到眼冒绿光的狼群里。瓦伦汀能被生吞了。

一路上,伏特加下意识把车开得平稳一些,时不时的看一眼后视镜。

躺在后座上的瓦伦汀明显已经神志不清了,头歪在一边,长发蜿蜒在身侧,发色艳丽到极致,眉目却隐藏着痛苦。他的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些什么。

伏特加刻意放轻了汽车的行驶声,才终于听清了瓦伦汀的声音。

“对不起..."瓦伦汀压抑着声音,呢喃着说,“对不起,别打了.....博士...."

伏特加下意识看了琴酒一眼,却只看到了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港岛夜色

港岛夜色

种瓜
[港圈阴郁大佬×清纯钓系美人][年龄差/上位者为爱发疯/双向救赎/破镜重圆]据传言说,梁序之出身港城顶级豪门,作为万泰地产背后的掌舵人,手段阴辣狠厉,平日深居简出,很是神秘。只有少数人知道,梁序之腿上有伤,不利于行,出行时一直以轮椅代步。当然,这也是在他面前无人敢提起的禁忌。-钟晚初来港城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她跟梁序之是云泥之别,也从未曾想过能跟他有任何交集。直到某个潮湿的雨夜,在高档酒
都市 连载 11万字
照片真是我本人

照片真是我本人

肥煮幼骗
方知墨在地铁上看见了个帅哥,一顶鸭舌帽压着散乱额发,气质痞痞的,有点动心,遂要来了微信号。两人网聊了两个月,虽然感觉帅哥的性格和初见时不大一样,但也足够有礼貌,尤其朋友圈发的腹肌特别好看方知墨日渐上头朋友得知万年社恐的方知墨陷入网恋,热心替他打听来了帅哥的姓名和学校方知墨纠结了小半个月,终于小心翼翼地提出线下再见一面:魏同学,有空的话可以出来喝杯饮料吗?帅哥: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姓魏,我叫楚洵。方知
都市 连载 10万字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穿书]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穿书]

山有青木
* 乐归穿进了一本仙侠文里,成了合欢宗进献给魔王帝江的一个炮灰弟子 唯有成为帝江的王后,才能拿到穿梭法器回到现实世界 奈何…… 前几个意图不轨的都死了 她有贼心没贼胆,做的最大努力,就是脑补自己成功的剧情—— 帝江喝酒 她:哦嚯美人饮酒,饮完酒再跟我乱个富强民主文明 帝江上楼梯 她:抱着我,就现在,我们一起和谐自由平等 帝江杀人 她:好一个心狠手辣的性感尤物,让我尝尝你究竟有多敬业诚心友善 ……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师尊在上

师尊在上

揽疏狂
叶鱼生在污泥里,烂贱之人一个。 他一路摸爬滚打,闯入修途,凭借着稀烂的根骨与空无一人的背景,在修真界厮杀数十年,最终横死他人剑下。 叶鱼很不服气,狗老天要是愿意稍微给他一点优待,他一定不会止于此! 狗老天:好,我让你重开。 叶鱼:? 叶鱼狂喜! 人生能重开一次,这次凡是他能选的,都要搞最好的! 拜入修真界第一大宗!掌握最好的修炼资源! 选一位最厉害的师父!在修真界拥有最强的背景! 再加上他的勤奋悟
都市 连载 12万字
佛系修行日常

佛系修行日常

达娃
又名《黑无常只想躺平》石素素在大学毕业之际觉醒了前世记忆,知道自己前世是个常年无休的阴间公务员后,立马放弃卷生卷死的考研考编目标,开启躺平生活。在古玩一行,拣拣漏,在风水一行,驱驱煞,在破案一行,当个热心群众,挣钱后持续躺平日常。*********************************取名无能,文案无能注:慢热文,慢热文,慢热文,重要的事要讲三遍。公告:编编通知,本文于4月16日(周二)
都市 连载 19万字
本王,废物

本王,废物

青衣杏林
【划重点:年下摆烂王爷受X疑心病超重心狠手辣帝王年上攻】姬未湫穿书成为了皇九子,六岁那年,亲哥姬溯把不听话的兄弟都嘎了。泱泱大国,只剩下了两个皇子,一个十八,一个六岁,老爹风瘫,亲哥摄政。姬未湫看着他哥若有所思的眼神,总觉得背上寒毛直立……啊这……那他怎么办?——换个角度想一想,他是皇亲国戚,亲哥现在是太子以后的皇帝他只要不贪图皇位不和他亲哥做对,那就是一辈子吃公家饭,整个国家他横·着·走!就问这
都市 连载 9万字